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看杨幂、刘诗诗,再看baby,路阳导演调教女演员,我是一万个服气
发布日期:2022-05-04 22:09    点击次数:145

又来了,又来了!

古装谍战剧《风起陇西》上线以来,虽然褒贬不一,但其中较大争议,也是话题度讨论相对较高的,依然离不开Angelababy(杨颖)的名字。换句话说,该剧想炒高热度,杨颖为其助力,功不可没。

咱们先来看看,网友和观众对杨颖在剧中的表现,都有哪些评价,以相似内容,小编总结出了两点,一是造型表情怪异,二是毫无演技,花瓶摆设。

其实无论杨颖出演哪部影视剧作品,只要关于她的评论,大多都是毫无演技,要么就是呆板做作,表情浮夸,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对杨颖的一种刻板偏见。

小编并非想替她辩解(我又不是她的粉丝)但也想对网友说:你们吐槽,能不能有点新意?翻来覆去就是没演技,没演技。

杨颖在剧中才几个镜头?才几句台词?

她只不过是大魏安插在蜀汉的小小女谍,不能左右大局,更不影响剧情推进。

乐师柳莹所要体现的仅仅只是男人群像戏中的那一抹异色而已。

真的很佩服那些连剧都没看的人,只是扫了下演职人员名单,就能断定一个演员毁掉了整部剧,别说杨颖了,放眼华语影视圈,也没有哪个能做到此点,而且这样去评论,对其他戏份较重的演员有失公允,况且,杨颖的表现也没有到如此不堪的地步。

首先聊聊杨颖在剧中的扮相,男以穿麻蓄须,女以留白点红,是汉晋时期的主要特征,而当时对于女性的审美观念,也一直延续到了南北朝后期。

对隋唐女性的妆容服饰同样影响颇深,到唐代贸易繁盛,万国来朝之壮举,与倭国文化互通,才被其效仿改良流传海外。

那些说杨颖造型像极了日系风的,麻烦你们自行回去背书。

该剧的服道化,包括礼仪,完全符合当时的朝代,也与汉晋传统的审美观念相契合。

另外杨颖以乐姬歌妓形象登场,冷若冰霜,倒也拿捏了一丝出尘气质,着装以轻纱蓝白为主色调,朴拙素雅,谈不上惊鸿一瞥,也确有几分姿色。

如论表情怪异,第一是妆容衬托,第二是人设需求,第三实在是镜头有限,没有更多考量依据,也就谈不上她的演技优劣。

以小编视角客观来讲,杨颖角色无足轻重,感情线稀薄,并不影响故事进度,整体表现算得上中规中矩。

首先乐姬柳莹只是颗棋子,她是聚焦小人物于三国乱世,征战杀伐,随时可弃的一叶孤舟,即便设定为男人戏,如果没有女性角色点缀,也会略显突兀。

况且女性角色在谍报工作中,会通过自身优势获取信息,起到了不同功能性的重要作用,虽然可以带过,但也不能完全忽略。

路阳导演擅长构图运镜,镜头语言较为丰富,通过蜀汉、曹魏两地两极化,湿润和干燥的气候环境为主要置景,以此区分开不同阵营的极端对决。

在此基础上,分别安插了蜀魏,两种不同风格的女谍。

这是对应环境和阵营的一种视觉冲突处理,大量留白,以及女性角色的点缀,使智者可游刃于权谋中,将冷暖色调完美融合。

这是路阳导演拍摄古装戏一贯的手法,《绣春刀》如此,《修罗战场》亦是如此,怎么到了《风起陇西》观众们就不能接受了?

在路阳导演的作品里,女性角色永远不会是他的第一选择,但他总会为女性角色留下一些意可深会的空白镜头,那是在环境里执行杀戮后的一种独特意境。

《绣春刀》的刘诗诗,一抹嫣红引申出了锦衣卫三兄弟身上的血腥气。

在屠戮挣扎中苟活求存的无奈,以及想改变生活现状的迫切。

《修罗战场》的大幂幂,同样是相类似的功能性角色,画师北斋,竹林倩影,一抹幽绿,环境与角色融合,传统武侠和风林火山糅杂一处,身在天堂,心如地狱。

无论是刘诗诗还是杨幂,她们所饰演的角色都是无辜的,甚至是无知的,但在她们身上所发生的蝴蝶效应,却搅乱了血雨腥风,属于男人争胜场的整个战局。

路阳导演是懂得藏拙的,他不需要剧抛脸,更不需要女演员在男人戏中脱颖而出,点到为止正是其精妙之处。

路阳导演选女角的共通特性是要美,要美得有特点,要有流量,要有话题。

准确点来说,她们就是路阳导演安排在影视作品里的“花瓶”,是与景深相互配合,以达到他运镜目的的一种手段,脱尘到体现出功能即可,无需过硬演技加持。

通过此分析,我反倒觉得杨幂、刘诗诗,包括《风起陇西》中的杨颖,都遵照导演意图完成了任务,而且她们也非常适合相关作品里的角色。

正是她们衬托下的点睛之笔,让男人决绝果断的背后多了些许儿女情长,也让故事推进的行事动机变得更加合理。

就像《绣春刀》系列,我们记住的是沈炼,是陆文昭,而《风起陇西》更加突显的,是陈坤、白宇,是聂远和尹铸胜老师。

可在这些影视剧作品里,除了这些演员演技令人印象深刻,极其精致的布景,以及考究的美术构图,能够彰显出特定时代的画面处理方式,教坊司周妙彤,北斋先生,乐姬柳莹,无疑是整个构图的一抹亮色。

不得不说,路阳导演掌镜下的女演员,都发挥出了角色本该有的价值。

那么,即使是花瓶,又有何妨呢。